辽宁福彩快乐12 > 玄幻小说 > 岭南宗师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以硬打硬都镇住
首发、域名、请记住_③③^小_说_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六点半棍源自于少林棍法,乃是咏春拳配合修炼的一种棍法,短小精悍,也就六招半,该是梁永相从佛山赞先生那里学来的。

    这六点半棍讲个“牵、弹、钉、割和杀”,这些套路都是为了增强功力,将咏春的意、气和功都融合到棍法里头。

    这是一套非常简单的棍法,也没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更没有多余的动作。

    梁永相将棍法揉进了八极拳法里头,便如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原本就大开大合,霸道至极的拳法,显得越发的凌厉与肃杀!

    而陈沐所用的八卦棍法,也就是五郎八卦棍,乃是黄飞鸿从父亲黄麒英处习得,又传给了弟子林世荣,由此发扬光大。

    这八卦棍虽然招式繁复,善于变化,又以变应变,柔和太极两仪阴阳四象八八六十四点,但棍法当中没有棍花,勇猛快速而刚劲有力,棍点很多,蓄力击发,便如流星锤一般。

    陈沐这是要以硬打硬,正面压制梁永相了!

    这梁永相虽然所学驳杂,奇招百出,但同样也面临一个博而不专且不精的隐患。

    而陈沐自小修炼的就是洪拳,且始终如一,又得到诸多名家宗师的指点,更是得到了洪拳巨擘洪熙官的拳谱,这可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

    陈沐便是在黄飞鸿面前,也不一定会吃亏,又怎会在乎一个梁永相?

    再者说了,这帮人自诩武行魁首,要维护武行的利益,可英国人围攻城寨之时,他们却没有半点动作。

    身为武者,却无侠义之心,陈沐自是看不起。

    这番心思咱且按下不说,陈沐舒展猿臂,啪啪啪便与梁永相硬碰硬打了一通!

    这拳拳到肉的对撞,也是激起众人一腔的热血,人人屏住了呼吸,仿佛听到骨头咔咔作响,由不得替酣斗的二人捏一把冷汗。

    梁永相底力十足,八极拳刚劲威猛,陈沐一个不觉意,竟被打退了两步。

    洪拳铜桥铁马,陈沐扎稳了马步,双脚便如焊接在了大地上一般,低伏如猎豹,闪电而出,双拳轰了出去。

    梁永相举起双臂来格挡,只觉得大浪一般撞击过来,整个人倒飞出去,后腰顶住那桌子,桌脚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嘶声,桌边众人赶忙猛拍桌面,死死摁??!

    然而这桌面受了四面八方的力气,不堪重负,竟是从中崩断,桌面上的茶水和糕点四处溅射开来!

    梁永相被茶水糕点泼了一身,也是狼狈到了极点。

    陈沐收了架势,朝他说道:“同行切磋,点到即止吧?!?br />
    若是陈沐败了,说出这话来,倒也罢了,可如今梁永相落了下风,出了洋相,他又哪里肯答应!

    双拳一震,身上的杂物都抖落了下来,梁永相又是快步冲了过来,只是他手里却多了两条桌腿!

    体育会的摆设都非常名贵奢华,桌子都是沉重的红木,这两条桌腿很是趁手,方正得如同两根铜锏!

    梁永相所学也果真驳杂,双锏打将过来,竟也颇有章法!

    见得此状,陈沐也知道梁永相是不依不饶,心中难免轻叹,摇了摇头。

    陈沐知道,若不快刀斩乱麻,这事情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既然要震慑宵小,就必须拿出该有的霸气来!

    适才一番交手,他已然试探出梁永相的深浅,此时也不再留手,横竖没有趁手的家伙什,便脱下了一只鞋,捏在了手中。

    “鞋巴子?”

    众人见得陈沐手里的“兵器”,也是一脸的愕然。

    梁永相见了这只鞋,却是勃然大怒,将所有力气都灌注到桌腿上,如开天辟地的盘古一般打落了下来!

    他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力道也不可谓不重,挟裹着排山倒海的气势,也着实是震慑全场,众人纷纷喝彩。

    眼看着桌腿要往陈沐头上打落,众人也屏住了呼吸,不敢再发声,生怕错过哪怕最微小的一个动作!

    然而全场寂静之时,却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啪!”

    陈沐的手里仍旧拎着那只鞋,可梁永相的脸上已经多了个鞋??!

    他甚至没有看到陈沐是如何出手的!

    他只是举着那两根桌腿,当下也是惊愕万分,如何都打不下去了!

    陈沐适才灌注了阴阳玄功的气力,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也只追求速度而不在乎力量。

    所以这一鞋巴子打得其实并不重,甚至只是留下了一个鞋印子,而没有将他的脸打红打肿。

    可对于梁永相而言,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得罪了?!背裸逡膊幌朐俅蛳氯?,然而梁永相脸色变化飞快,过得片刻,那桌腿又往回一抽,继续要打!

    这才刚刚有所动作,又是“啪”一声,另外一边脸也多了一个鞋印子!

    “啪嗒!”

    陈沐将鞋子丢在地上,一脚踩上去,穿了鞋子,此时众人才发现,陈沐适才还是单脚站立!

    他们早听说陈沐是黄飞鸿的师弟,也想着陈沐多少还是有些本事的,只是没想到陈沐竟然会如此的强势!

    他们以为陈沐是过江龙,不敢招惹地头蛇,今日来拜码头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他果真有本事,也就不必来拜码头了。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陈沐的本意只是想让他们知难而退,别去叨扰陈沐。

    更不会想到,这个分明是来拜码头的人,竟硬生生被逼成了踢馆!

    他们当中大部分人,此时内心都在为梁永相感到惋惜,甚至感到有些懊悔。

    若不是梁永相一定要保持自己的行会魁首地位,一直想着在陈沐面前宣誓主权,保住权威,此时也就不会自取其辱了!

    在他们看来,梁永相是他们当中最能打的,功夫路数也是最多的,堪称集合了百家之长,担任行会的魁首是众望所归,名符其实。

    他们并不认为陈沐这么个年轻人,能改变些什么。

    只是如今,从结果来看,陈沐虽然年纪不大,但功夫高深莫测,与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角色,起码在境界上,就已经高高在上了!

    陈沐之所以能够鹤立鸡群,那是因为他的起点本来就高不可攀,他出身陈氏,兄长陈英又从小传授了洪拳。

    若是父亲来教授,陈沐或许也没办法学得这么快,毕竟父亲太过严厉。

    可兄长就不痛了。

    兄长陈英在传授的过程当中,将自己修炼之时碰到的疑惑都已经解开了,心得和经验一并都传给了陈沐。

    所以不少人都希望由大弟子来给其他徒弟传功,除了师父时间和精力有限之外,最重要的也是这个原因。

    因为同样是弟子,大弟子会将自己修炼的心得也传授给师弟们,更重要的是,跟着大师兄学功夫,比跟着师父要更加的轻松自在,领悟起来也就更快了。

    除此之外,陈沐还得到了雒剑河、吕胜无、林福成乃至黄飞鸿的指点,又有阴阳参同玄功作为支撑,日夜修炼不惜,功力自是突飞猛进,日进千里。

    更何况他时常与这些宗师级的武术大家接触,无论眼界还是心境,都早已超越了寻常武者的范畴。

    结合这种种因素,陈沐吊打梁永相,也就不足为奇,甚至合情合理了!

    梁永相的脸上也挂不住,一时间呆滞在原地,也是颜面丧尽。

    过得半晌,他终于是闷闷地丢掉了手里的桌腿,朝陈沐冷声道:“咱们体育会庙小,容不下您这尊大神,还请离开!”

    说出这话来,无异于认输,在场众人也都窃窃私语,梁永相也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陈沐也知道,梁永相这样的脾气,往后怕是少不了要报复,陈沐本来就是不想招惹麻烦,这才来拜码头的,如今算是事与愿违了。

    饶是如此,该说的还是得说清楚,陈沐环视一圈,朝众人道。

    “陈某也无意冒犯,只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不是争强斗狠的人,只是想随遇而安,不想卷入到争斗当中?!?br />
    “今日之事,在我看来,已经算是了结了的,希望大家往后不要再找我麻烦,免得大家都难看,多有得罪,陈某在这里道歉了?!?br />
    如此说完,陈某也是朝四面抱拳行礼,又看了看梁永相,眼中颇含深意,也是希望梁永相能够放下。

    只是从梁永相的反应来看,这件事怕是很难善了。

    陈沐心中也是叹息。

    若自己的脾气能够忍一忍,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可从头看下来,无论是门卫阻拦,还是摆茶阵,这一桩桩一件件,他们都想要打压陈沐,让陈沐伏低做小,这是陈沐不能忍的。

    他之所以开馆授徒,就是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在此之前,要他忍受胯下之辱,那开馆授徒又有什么意义?

    连黑骨红等人都要叫他陈沐一声阿叔,在这个什么体育会面前,如果自己受尽屈辱,为的只是不惹麻烦,这样的忍让只能带来羞辱,又有何意义?

    陈沐看得通透,也就不在乎梁永相等人是何等样的反应了。

    他朝四面抱了抱拳,便带着方宗济和红莲,走出了体育会。

    外头的人并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结束,见得陈沐毫发无损地走出来,对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是好奇万分。

    陈沐这才刚走到门口,里头已经爆发出吵杂滔天的议论声和愤慨叫骂,外头的人也纷纷凑近了打探消息。

    陈沐却是不再理会这些,或许今日过后,他就会声名鹊起,想想也不错,起码在开馆之前,免费宣传了一通。

    有了这个名气,开馆之后也就不愁没徒弟上门了。

【㈢㈢】`小`说`网 м.3\3\x\s.c/óм手机阅读ろろ小說
682| 373| 443| 319| 129| 657| 219| 683| 287| 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