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福彩快乐12 > 历史小说 > 明鹿鼎记 > 【0527 朝鲜的朝会】
首发、域名、请记住_③③^小_说_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贞明公主遂嘤嘤哭泣起来。

    韦总裁不怕人讲理,就怕撒泼或者哭。

    尤其见不得美女哭的时候那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动人模样,看见立马就不行了。

    “我自问没错!我答应你不再追究你夫君的责任就是了!你想要怎么办,你说吧!我能办到的,自然会为你办!”韦总裁这已经是很让步了,没错还补偿什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想给贞明公主一些补偿。

    虽然贞明公主比韦宝大7岁,已经是21岁的成熟女子了。

    但是韦总裁的心理年纪已经介于三十之间,所以,除非是真正的熟女,要不然,在韦总裁这里都是萝莉。

    尤其二十左右的,更有杀伤力。

    不过,吴雪霞、赵金凤、芳姐儿、王秋雅、徐蕊、范晓琳这些女孩子,都是十五六岁年纪。

    韦总裁还是头一次跟一个二十左右的美女深谈。

    “你还要再追究责任?就算我夫君言语上有冲撞宗主国使臣大人,也不至于被打成这样?!闭昝鞴鞅纠聪胨当淮虺煞先?,但是终究是脸皮薄的女子,说不出口,想到丈夫以后是废人了,哭的更加伤心起来。

    韦总裁一汗,“打都已经打了!我是有诚意抚慰你的,你不说,我也没有办法了!你总不成打我一顿吧?”

    韦宝说完,自己觉得有点想笑,强行忍住了。

    贞明公主虽然在气头上,但是听韦宝说打他一顿,还是觉得有点好笑,只可惜她现在完全没有开心起来的心情,闻言瞪眼道:“用明国的话说,你少猫哭老鼠假慈悲了!我要你公开向我夫君道歉!下跪道歉!”

    韦宝脑门掠过三道黑线,瀑布汗啊,我公开向洪柱元道歉?还要下跪道歉?你是怎么想出来的?你这脑回路很惊人???我如果向洪柱元下跪道歉的话,还有脸来朝鲜搞事情吗?

    别说在朝鲜搞事情,只怕这事情传回大明,以后自己在大明都要抬不起头见人了,道歉是绝对不可能的!

    “放肆!我们公子毫无过错,为维护大明威严,惩戒暴徒,合情合理合法!”林文彪忍不住从旁呵斥道。

    一般情况下,总裁说话的时候,旁人是不发言的。

    不过,韦总裁现在似乎越来越不喜欢放狠话,当总裁被人攻击的时候,身边的人该出头还是要出头的。否则逼的韦总裁亲自说狠话,甚至说脏话,那不是有损总裁的儒雅气质和风度了嘛。

    贞明公主知道下跪是肯定不可能的,却坚持道:“当众道歉,恢复我夫君的名誉是一定要的!”

    “这事情啊,你先别问我,我劝你最好是先征得你侄子的同意吧!我怕朝鲜人受不起我的道歉!”韦宝冷淡道。

    韦宝话说半截,没有说完,他本来想说,就算他肯道歉,李倧也不敢接受。

    还有,韦宝虽然是自己打着孙承宗的旗号跑来的,并没有大明朝廷什么事,但是他处处以大明朝廷代表的形象自居。

    贞明公主被韦宝的话刺了一下,有一点恍神,她的确没有经过李倧的同意,是擅自跑来找韦宝的。

    这时候有总裁卫队的人过来,向林文彪低声汇报说有朝鲜的大臣奉了李倧的命令让贞明公主离开南苑。

    林文彪在征得总裁同意之后,对贞明公主说了。

    “你做的是对是错,你自己知道!不要以为是宗主国的大臣就可以只手遮天,可以恃强凌弱!看你这般年轻,想必是哪家权贵家的子弟!总有你遭报应的时候?!闭昝鞴魉低?,也不等韦宝回答,转而愤然离去,走的很干脆。

    韦宝无声的叹口气,他并不后悔打了洪柱元,打喜欢装逼的愣头青是他的业余爱好。只是韦宝没有想过会伤害愣头青的家人。尤其是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子。

    中午吃过饭,李倧派人来,请韦宝下午去大殿见面。

    “知道了?!蔽けΦ坏?。

    朝鲜大臣深鞠躬,然后躬身退下,很有礼节。

    “见面就见面,去大殿干什么?难不成,要让我和所有大臣见面?”韦宝问金内官:“而且,朝鲜上朝与大明不是一样的吗?不都是清晨和上午吗?为什么放在下午?”

    “午后也可以朝会的,这一点,君王可以按照情况临时增加,没有什么问题。让公子和所有大臣见面是什么用意,我也想不明白,按道理,应该是单独召见公子,顶多是领议政、左右议政、六曹大臣,这些最上层的高官在一旁,就差不多了。不过,也有可能是为了显得对公子的隆重吧?!?br />
    “嗯,我也猜是想显得隆重,讨好公子?!绷治谋胍驳莱隽俗约旱募?。

    韦宝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这就去吧!”

    到了行宫正殿,这里是李倧临时召集朝会的地方,汉城被叛军占领了,只能在公州办公。

    朝鲜一点点大的小地方,官员数量却足矣令韦总裁震惊。

    韦宝没有想到有这么多的人,虽然没有仔细清点,但是扫一眼也知道,不下于千人!

    这还是京畿官员,而且,至少应该都是五品以上的官员,这是活脱脱的机构膨胀,臃肿吧?

    不会是诸葛亮舌战群儒,都是来怼我的吧?

    韦总裁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人多,真的让人好兴奋??!

    韦宝打定主意,虽然不太可能有人敢怼他,但是如果真的有什么丢面子的可能,大不了一拍屁股就走人,拂袖而去,不可能丢面子的,嗯嗯!

    上千衣着华贵的朝鲜官员站成两侧,将大殿站的满满当当,都站不下了。

    韦总裁的衣着仍然只是大明的百姓服侍,不过,也很奢华,这回他并没有穿秀才生员服,而是穿了一身白色的苏州厚绸缎。

    加上韦总裁的颜值爆表,气质出众,虽然不是明朝官服,却也足够有气场了,一般人光凭外表,还真的很难分辨真伪。

    而且,韦总裁至始至终也没有说过自己是代表大明朝廷怎么怎么样,他只说过自己是蓟辽督师孙承宗的弟子这一条,至于其他的,都是朝鲜人自己脑补出来的。

    韦宝进入大殿,在正中央站定,仍然没有先说话,先向朝鲜王李倧问好的打算。

    李倧算是知道这少年的风格了,以为他仗着是大明使臣,可能还有很显赫的家世背景,才如此嚣张跋扈。

    所以,李倧只得先开口:“请使臣大人前来,一是我文武大臣方便向使臣大人表达我朝上下对大明的忠心和爱戴。二是望使臣大人能在了解我朝现在境况之后,能帮助提点。三是希望使臣大人在知道我朝对大明的忠心和难处之后,能在回去之后,向大明朝廷反应,尽快正式册封我,给我正式名号,并给我朝一些帮助,对我朝一些难处,给予理解?!?br />
    韦宝想微笑来着,强行忍住了,淡然道:“我一定会的?!?br />
    仁祖即位时,西人党因主导仁祖反正而成为当权的朋党,但仁祖吸取光海君时代大北派垄断朝政的弊端,故而在倚重西人功臣势力的同时亦登用南人党李元翼、郑经世、李圣求、李敏求等、小北派南以恭、金荩国等乃至未参加“废母庭请”的大北派李庆全等,并征召起用金长生、朴知诫为代表的“山林”儒士,维持着政局的平衡。

    仁祖朝的“党争”特色并不明显,因此当时政局的主要矛盾是功臣势力和非功臣士人之间的矛盾。

    即便在功臣内部也存在对立,如金瑬和李贵、李时白父子的对立、金自点和沈器远的对立等。仁祖采取异论相搅之策,维持着自己的王权。

    仁祖加强王权最具象征意义的措施是追崇父亲定远君李琈。

    仁祖反正之后,光海君被废黜而排出王统之外,仁祖是奉仁穆大妃而继位,故直接继承祖父宣祖的大统。

    仁祖虽然内心还是想追尊父亲为王,但碍于金长生等儒生的反对意见,所以在继位时只是追封其为大院君。

    仁祖的生母启运宫身体不好,朝廷围绕如何给李倧生母加封号的问题展开了争论,仁祖和李贵、崔鸣吉等绝大多数功臣主张按照子为父母的标准,而非功臣的士大夫则主张按为人后者为本生父母的标准。

    此时仁祖根基未稳,均作出妥协。

    这次大明使臣前来,李倧因此再想借着这个机会提这件事情。

    一方面是用大国使臣的风头来压一压反对他的大臣,另一方面也想借机看看明朝政府对自己的态度。

    李倧在这里耍了一个小心机,借用册封自己的父母,以达到尽快册封自己的目的。

    他的父母都被册封了,不就等于他自己被册封了吗?

    “不知道使臣大人对于追封我父亲定远大院君为元宗大王,我母亲启运宫具氏为仁献王后的事情,有何看法?”李倧的汉语很标准,很流利。

    韦宝感觉说的比他都要好了。

    韦宝看了看满朝的朝鲜大臣们,大部分人是面无表情的,但是韦宝现在已经能从面无表情中,看出一些端倪!

    韦宝很清楚,李倧这是在通过追崇父母而强化王权。

    韦宝来朝鲜的目的是获取权势,他的主要打击对象并不是李倧,而是要削弱李倧!在大臣们中间取得一方隶属于自己的势力,以此为阶梯,一步步通过政治外交为主,军事为辅的手段控制朝鲜。

    韦宝看大臣们似乎大都对于李倧的这项提议持反对意见,所以不假思索道:“我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权力代表我大明朝廷说什么,但我个人而言,认同你的做法!虽然你现在没有得到大明朝廷的册封,还不是朝鲜正式的王!但你已经开始行使作为朝鲜王的权力!一个人有了权力和财富之后,首先应该想到父母,这一点,不违背华夏儒家的孝道!是一个王,应该秉持的正道!无可厚非!”

    李倧闻言,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他原本只是想提一提,要是韦宝能稍微偏向他一点点的口风,他都已经会很满意了,日后再与朝鲜群臣谈起册封父母的事情,便有了一定的依据!

    李倧却没有想到,韦宝的回答,居然会如此明确?如此公然支持自己?

    李倧欣喜的嘴角一撇,露出一个不是很明显,却难以掩饰的笑意:“谢谢使臣大人明确说出自己的看法。与我想的一样?!?br />
    西人党的大臣之一李贵咳嗽一声,“主上,追封定远大院君为元宗大王,启运宫具氏为仁献王后的事情,是不是可以等大明正式册封了主上之后再谈?”

    李倧闻言不悦。

    他上台不久,虽然李贵是西人党大臣,西人党是支持他上台的功勋党派,但是西人党内部,这些有功大臣之间,也存在种种矛盾!

    就比如西人党的李贵和金瑬就有矛盾,李倧更依赖和信赖金瑬,所以李贵时常提出反对意见!

    而李贵本身在西人党当中的影响力和威望,和人脉,是要比金瑬强大的。

    “祖上册封父母,与祖上被大明册封,本来就是同一件事,提一提有何妨、现在知道了大明使臣的态度,不是可以为我们今后的事情提供一份依据吗?”金瑬立刻开怼模式。

    韦宝很清楚,支持李倧的人,自然希望李倧加强王权,坐稳大位。

    不支持李倧的人,才会希望李倧一直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不希望李倧的父母得到加封。

    随后是朝鲜大臣各派之间的无限争吵模式,他们越吵越高兴,似乎全然忘记了今天朝会还有一个外人大明韦公子。

    韦宝则彻底安心了,因为他似乎一下子从主角变成了配角,很多时候,韦宝并不喜欢当主角,而只是喜欢作为一个旁观者,作为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黄雀而存在。

    成功者一般都不是从头到尾咋咋呼呼,始终冲在最前面的,那种人通常死得快,韦宝深明此理。

    等了近半个时辰,李倧也始终这么任由一帮大臣争吵,等到他们声音渐渐小了,李倧才出声打断。

    “使臣大人,能不能对目前朝鲜周边的局势,对我们提一些指导谏言?”李倧对韦宝道。

    韦宝算是彻底明白了李倧今天的意思,就是个后世的高级领导人交流大会的意思啊。

    不过,后世这种高级别的洽谈,一般都是很私密的,两个巨头在小房间聊天好吗?你把我跟你这上千大臣整在一起,不太好吧?

    朝鲜的周边关系是很复杂的,基本上和辽南的情况差不多!甚至难度更大。

    所以,外交问题一直是朝鲜王工作的重点,换谁都一样。

    仁祖年间,随着后金的兴起,延续两百多年之久的明朝与朝鲜的宗藩关系也进入尾声。

    仁祖反正时的一个大义名分就是光海君忘恩背德、欺瞒明朝,因此仁祖继位后表现出更加亲明的姿态。

    然而,明朝却认为仁祖篡夺了明朝册封的合法国王光海君的位置,不愿承认仁祖王位,甚至有“声罪致讨”的主张。

    仁祖继位后,以仁穆大妃昭敬王妃的名义上奏明朝,通报仁祖反正的情况,并派李庆全赴明请封。

    明朝方面暂时没有下文,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拖延,反正大明朝廷的办事效率一直不高。

    不过明朝与朝鲜的关系并未因后金的威胁而成为同仇敌忾的联盟,相反在暗中互相猜疑、防备。

    仁祖时期,朝鲜的明朝之间最棘手的问题还是东江问题。

    明朝用来牵制后金、联络朝鲜的东江镇开府于朝鲜椵岛皮岛,一直被朝鲜视为祸根。

    然而仁祖继位时,需要得到明朝册封而依赖东江平辽总兵毛文龙的协助,所以表面上的关系还算融洽,毛文龙也先后三次上奏明廷,为仁祖请封做出很大贡献,仁祖则在册封前夕的天启五年1625年四月为毛文龙立颂德碑于安州。

    不过,仁祖政权从一开始就判断毛文龙没有牵制后金的实力,只能给朝鲜带来麻烦,加上毛文龙部下本身也有强买强卖、劫掠朝鲜等不法行为,两者关系因而很快转入紧张,丁卯胡乱时,朝鲜抱怨毛文龙不及时来救,毛文龙则认为朝鲜引导后金来攻击他,双方的矛盾陡然升级。

    仁祖嘱咐都元帅郑忠信说:“西路平安道之事,非但胡也,毛将终必贻祸我国,其地将领不可不预备以待之?!币簿褪墙蠼鸷兔牧餐魑实姆辣付韵?。

    仁祖继位后,标榜亲明排金,故中止了光海君时期对后金的国书往来,表示要和明朝“协力讨虏”,以后金为假想敌来强化军备,甚至仁祖表示要“亲征”后金。

    不过,这只是一种姿态而已,仁祖政权没有勇气与实力去招惹后金,所以实际上采取的是尽量避免刺激后金的政策。

    一个代表**例是天启四年1624年四月,毛文龙要派人去咸镜道巡边,朝鲜君臣生怕其挑衅后金而惹祸,不仅仁祖亲自劝阻,备边司也拟定了回避策略,以备毛文龙征朝鲜兵的情况。

    仁祖朝延续并深化了光海君时代的对日和解政策,但因丙子胡乱的爆发而产生波折。

    就在仁祖反正那一年,德川幕府第三代征夷大将军朝鲜称“关白”德川家光袭职,负责日朝外交的对马岛于同年冬派源智次出使釜山,祝贺仁祖即位,并将德川家光袭职之事通报朝鲜,希望派遣通信使以维护德川家光的地位。

    朝鲜爆发李适之乱,李适军中的“降倭”发挥了很大的威力,因此在仁祖逃亡途中,朝臣李廷龟和吴允谦主张借兵日本,仁祖病急乱投医,竟一度同意,特赦有罪之臣李景稷并派其去东莱倭馆借兵,后因有所顾虑及叛乱被迅速镇压而未付诸实施。

    “你们怎么会想到向日本借兵?简直荒唐!即便大明有困难,可能一时半会没有办法直接出兵帮助你们攻打叛军,却也决不能想到向建奴和倭寇靠近??!”韦宝叹口气道。

    李倧闻言,急忙点头道:“我们并没有这么想,只是,使臣大人请体谅朝鲜的难处,如果叛军势大,朝鲜?;?,该怎么办?”

    李倧的想法很单纯,就是想抱住大明的大腿。

    而朝鲜大部分的大臣的想法,则与李倧的想法是不同的。

    各个派系身后都是各地的世家大户,这一点,与大明的情况何其相似?

    倭国经常打朝鲜,但是不少世家大户,不少两班大臣仍然会想要向倭国靠近,并且从倭国借兵,与倭国亲近!

    大臣们对建奴的仇视态度是与李倧一样的,对毛文龙的仇视态度,也与李倧一样。

    所以,在对外关系问题上,在军事问题上,李倧与多数大臣矛盾的点在于,大臣们希望自己的势力在地方巩固加强!这又等同于第一个李倧想册封父母的问题了,大臣们,绝大多数的官僚,只希望得到更大的利益,更大的权势,绝对不希望中央王权过于强大!

    可以说,这个矛盾是无法调和的,基本上每个皇帝和王,都会遇到。

    光海君重用大北派,铲除其他派系,结果树敌过多,自己先被推翻了!

    李倧联络拉拢各个派系,甚至包括没有在当初支持废黜仁穆王后的大北派的人,这些动作,是希望让各个派系混合相处的过程中,他逐步增加,增大支持他的西人党的力量。

    光海君是想以个体打击全面,从而让大北派从各个势力当中脱颖而出,而李倧则是希望以全面来拱出一个强大的属于他的政治势力个体!

    韦总裁不是什么政治天才,就是普通人一枚,不过,他在现代的时候就对这个时代的历史稍有了解,在这段时间与金内官不断深谈,又对朝鲜的政局有了一层更深层次的了解。

    所以,韦宝一下子就能够听出其中的关键。

    “叛军势力大,你就加强自己的势力??!建奴和倭国都是狼,能和狼为伍吗?”韦宝言简意赅道:“招募,召集各地兵马勤王,然后重赏功臣,留下有力量,优秀的将领和兵士,补充到王室的近卫亲军当中??!这样一来,王权强大了,还怕谁?王室的近卫亲军不够强大,这些外地每年都会给你制造大麻烦!”韦总裁很认真的说道。

    韦总裁完全不是在忽悠,而是站在李倧的立场,站在一个王的立场说话,说的是最有道理,最能帮助王的话!所以,掷地有声!

    李倧闻言,这回不是眼睛瞪大了,而是眼睛放光,本来对于态度嚣张傲慢的这个年轻大明使臣大人,李倧是一点点好感都没有的,现在则不同了。

    李倧恨不得立时与韦宝畅谈,深谈,恨不得与韦宝结为莫逆之交才好!

    朝鲜的大臣们也惊奇的看着韦宝,本来大家以为李倧刚才提出那个问题,大明使臣肯定会回答要相信大明之类的官话,却没有想到大明使臣居然会鼓励李倧加强王权,巩固王室近卫亲军?

    这太让人意外了。

    李倧此刻就感觉韦宝是上天派来帮助他的,越看韦宝越顺眼了。

    “使臣大人,这点很不容易做到,希望大明朝廷能尽快对我册封,我在册封之后,得到使臣大人这样的大人物鼎力相助,也许能够达成。我愿意向使臣大人表态,一定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搞好与大明王朝的关系,永不背叛大明?!崩顐徍苋险娴溃骸盎瓜M然崮苡胧钩即笕艘?,我还有很多事想请教使臣大人?!?br />
    韦宝不知道李倧是客气,还是真心的,不过,对于李倧有点进入了自己的套路,韦宝很高兴,当即答应:“这太容易了,没有问题,我在朝鲜期间,你想每天与我一道吃饭都可以。不过,请教谈不上,我这个人说话直,没有什么心眼,知道的一点东西,会很乐意与朋友一起分享?!?br />
    李倧听韦宝称自己为朋友,很高兴,也很有感触,他不管是在上了王位之后,还是在上了王位之前,他这样的家庭,都是很敏感的,以前在光海君执政时期,他父亲,以及他的家人,终日只能闭门不出,哪里来的朋友相交???

    虽然韦宝看上去那样的年轻,自己几乎能生出他来,但是李倧还是被朋友这两个字给稍微感动了一下。

    “谢谢使臣大人?!崩顐彺鸬?。随即让朝会散了。

    今天朝会,让李倧很满意,大臣们一如既往的争吵,但是他却从这个很年轻的大明使臣身上看到了希望。

    李倧只留下了一帮重臣,约莫三十多人下来,留他们陪大明的使臣大人吃饭。

    本来现在这个规模,才应该是李倧今天与韦宝见面的规模,甚至更少,应该是李倧与韦宝单独见面。

    相比于刚才的上千人大场面,现在的小型宴会,则更加考验韦宝了。

    反正韦宝还是喜欢人多,人越多越好,至少大家不会太关注自己的学识。

【㈢㈢】`小`说`网 м.3\3\x\s.c/óм手机阅读ろろ小說
79| 704| 380| 507| 678| 164| 417| 339| 409| 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