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温大人,即使在南方,被尸鬼杀死的人,也会在夜里变成新的尸鬼。我们的这只尸鬼的皮肉烂得有些厉害了,正需要一只新的尸鬼全国展示以推行政务?!泵防錾鹤康纳艟秃孟裨诙宰趴掌祷?。她都没有面对艾德温,她面对着绿叉河。

    艾德温对这个神秘女子的恐惧超过了威尔。

    女子被格林称呼为祭司大人。

    一个会黑魔法的女祭司,浑身散发着令人畏惧的气息。

    神秘、诡异、可怕。

    艾德温战战兢兢:“祭司大人……我再无二心,只是诚心诚意追随各位大人?!?br />
    梅丽珊卓和风细雨的声音:“艾德温大人,你的心思,我都知道,我的神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吧?!?br />
    “是,祭司大人?!卑挛碌挠锲拔薇?。

    格林很和蔼的语气:“艾德温大人,一道很简单的选择题,你是选择尸鬼的一边还是选择和我们站一边?恭喜你选了正确答案?!?br />
    “我是人族,自然会选择和大人们在一起成为……最忠诚的盟友?!?br />
    “你的选择不错,那么请看着尸鬼的眼睛发誓?!备窳治⑿Φ难凵衤睦?,他拍拍艾德温湿漉漉的肩膀,很亲切。

    艾德温的脸被左右两根长矛顶住,令他不得不面对尸鬼发誓。

    威尔淡淡说道:“艾德温爵士,我们奉希琳陛下之命全国推行共抗异鬼的政务,凡是不肯选择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人,那么他就是选择站在尸鬼的那一边。凡是选择站在尸鬼一边的人,我就会让他和尸鬼在一起?!?br />
    这就是威尔要把一只完好无缺的尸鬼装进囚车南下的原因,这只尸鬼就是他的武器。凡是不肯听令的人,都将被塞进尸鬼囚车。

    艾德温成了第一位有幸尝试成为一只尸鬼的贵族子弟,他的身份也不低——佛雷大家族的未来继承人。

    *

    “放下吊桥?!卑挛抡驹诨こ呛颖呋游杌鸢?。他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人看起来恢复得还不错,只是脸色苍白嘴唇发青。

    过了好一会,惊疑不定的守卫们才放下吊桥,升起城门,把艾德温大人给迎接回城。

    佛雷家族的几名有实力的人物都被艾德温从床上叫了起来,艾德温得让他们明白今夜发生了什么。大家得商量好明天的事情,城外的威尔军团人数不多,是宣战还是服从,这得开会后才能决定。

    *

    第二天一早,孪河城的城门大开,吊桥放下。

    威尔率领着罗柏等人推着尸鬼囚车缓缓来到护城河边。

    狗头哈犸和弟弟哈尔克都心怀戒备,他们并不相信南方贵族的誓言。五百自由民战士都做好了开战的准备,安盖的箭矢准备了好几袋挂在马上,他的身边,侍卫们都背着满满的箭矢。

    威尔和罗柏心中笃定,他们城中有自己人,从西境开战之前就有了,一个只属于北境和长城的秘密组织:圣裁堂。南方有陌客,北方有圣裁,狭海对岸有小老鼠和黑白院。

    如果佛雷家心怀不轨有埋伏,他们会看见信号。

    族长史提夫伦也不是他的父亲瓦德·佛雷的风格,他只是比较没有主见和软弱,他是一个心中善意比恶意多的人。

    *

    城门口,史提夫伦带队,领着长子莱曼,长孙艾德温,黑瓦德等人缓缓出来。

    格林注意到了城墙上的弓箭手,梅丽珊卓也注意到了。

    波德瑞克·派克说道:“威尔大人,我们应该提醒史提夫伦撤下城墙上的弓箭手?!?br />
    威尔抬头看看城墙上的弓箭手,说道:“史提夫伦和莱曼还有艾德温都在,他们是三代的孪河城的继承人,他们如果有诈,他们能把我们杀死,他们自己的三代族长也逃不掉的,放心,这次安全?!?br />
    罗柏率领着灰风一动不动,他身后的哈里斯·莫兰等军官们稳定如山。

    大家简单寒暄后,都闭口不提昨晚的事情,双方的首领并肩入城。

    城市里军队排列得整整齐齐,步兵骑兵铠甲鲜明,刀剑如林。

    这是在向威尔示威,也在展示自己的力量。佛雷家族并非没有力量,他们只是顾全大义,不肯因为小冲突坏了大节。

    展示佛雷家的军威是史提夫伦·佛雷昨晚决定的,本来事前并没有向威尔等人示军威的环节,但是昨晚艾德温被威尔抓走又放回来后激怒了史提夫伦,他是族长,力排众议向威尔展示佛雷家的军威。

    艾德温和莱曼都不同意在威尔等人进城以军威迎客,但是史提夫伦这次一意孤行,没有主见的史提夫伦这次拿了主意。

    佛雷们的气质是清一色的黄鼠狼气质,但是他们的军威的确充满了铁血杀气,城墙上满布着弓箭手,个个虎视眈眈,好像只在等着一声令下。

    格林和狗头哈犸等人都是脸色微变,但威尔和罗柏始终从容不迫。他们在史提夫伦的陪伴下下马,进城,入厅,落座,就好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

    泰伦·灰烬始终跟在威尔和罗柏的身后,他全身的黑铁铠甲反射着寒光,他就是一座移动的杀人机器。

    泰伦·灰烬在西境战役中率领五百灰烬战士杀得西境兵望风披靡,声誉已经享誉七国,他的出现吸引了佛雷家族士兵和将军们的吃惊目光。他的坐骑长毛象也令人们大开眼界,也只有长毛象才能做如此巨人的坐骑。

    泰伦·灰烬一身的精良铠甲,寻常士兵三、四个人都搬不动,更别说穿在身上了。

    猎狗看见史提夫伦展示军威反而放了心。史提夫伦如有异心,会把自己的力量藏起来,而不是展示。猎狗虽然不声不响,却在这些事情上的判断力更胜一筹。

    格林也是从容自如,心中很笃定。

    有泰伦·灰烬一路跟随进厅,正是绝对安全的信号。如果史提夫伦借口只让威尔、罗柏等人进入,把泰伦·灰烬等猛将挡在厅外,那就要小心了。

    *

    双方的会谈进行得很顺利,史提夫伦同意派五百骑兵追随威尔和罗柏军团去海疆城,最后议定,这五百骑兵由史提夫伦带队,艾德温做军团副手,黑瓦德做军团将军,家族的第二代顺位继承人莱曼爵士留守孪河城。

    双方首领计议毕,去到城堡的七神圣堂内,在七神祭司的祷词下,史提夫伦、艾德温、威尔和罗柏一起涂抹圣油,喝下圣酒,唱七神圣经歌,最后发下誓言,结下盟誓。

    两只狮鹫的金铁交鸣之音响彻孪河城上空。
287| 690| 551| 626| 586| 664| 726| 930| 155| 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