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域名、请记住_③③^小_说_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很多人的习性与特征,并非是他长期体现所致,也有可能,是出于某个偶然。81中文网

    曹操被称梦中好杀人,实际上,他并没有做梦杀人这一习性,就连梦游也少,只是他疑心太重,处处认为有人会害他,所以不得不时刻提防,久而久之,他也会觉得累,于是乎,弄出个梦里杀人的事儿,警示他人,不要在睡觉时靠近自己。

    自然,我的微笑必杀人也不是字面意义上的只要微笑,就一定会杀人,而是表明我的一种态度:我很想将矛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你不给我这个机会,所以,我就必须杀了你。

    只是比利他们完全没有看懂我微笑的含义,还以为我杀敌之前都有微笑的习惯,于是戏称我为:微笑必杀人。

    我抹了抹嘴角,让泰勒帮我将身上的伤治好,我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将几个愤怒而哭泣的女孩儿安慰好,就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等待天黑。

    从我进到院子里开始,直到现在,泰勒始终坐在摇椅上一动没动,给我治疗伤口的时候,也只是随便挥出一团绿色的光球对我进行治疗。

    现在,院子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泰勒道:“混小子,一定要杀人吗?”

    “当然咯,老伙计?!?br />
    “你知道他们的老巢吗?”

    “放心,小吱会告诉我的?!?br />
    “它的行踪不会被现吗?”

    “当然”我仰起头:“小吱是我见过最聪明的甲壳虫怪?!?br />
    泰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能告诉我,杀他们的原因吗?”

    “当然可以”我低下头,缓缓道:“因为他们让我的女人哭了,所以他们必须死?!?br />
    “那你......有把握吗?”

    “放心吧”我微笑道:“即便真的高手如云,也无所谓,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br />
    说到这里,我沉默了,将剩下的半句话在心中默默道:“即便是赌上半个艾瑞城!”

    饭后,我将女孩儿们劝睡,吩咐男人们一定要待在家里,不许出去,无论外面有多大的动静,都不许出去。

    扎克问我:“你要怎么办?”

    我狰狞一笑:“还能怎么办,我女人的眼泪,要他们用命来偿!”

    很快,小吱如同一块阴影般窜了进来,来到我身前,出一阵吱吱声。

    “找到了?”我问。

    小吱晃了晃前爪。

    “很好,带我去?!?br />
    一声短暂的吱,小吱带着我飞奔往目的地。

    很快,来到一处较为昂贵的平民区地段,在其中一栋楼门前,小吱停了下来,伸爪指了指大门。

    “是这里?”我问。

    小吱晃了晃前爪。

    “他们都在这里,没有出去吗?”

    小吱再次晃了晃前爪。

    “太棒了”我狰狞的笑了起来。

    握着直太刀,我直接来到大门前。

    门口,两个正在放风的冒险家拦住了我的去路:“什么人!”

    “哦,我想打听一下......”

    唰,一道寒光闪过,两颗人头同时飞起,鲜血喷溅了一门一地,我冷笑道:“我只想向你们打听一下,你们是打算什么时候死,不过,我已经帮你们决定好了?!?br />
    一推门,我缓步走了进去。

    这顶多算是一个中型公会,还是中型中较为垫底的那种。

    这家公会的会长就是一个无赖,所以他的成员们大多也和他一个样子。

    欺软怕硬,贪生怕死,等等特质,在他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诚如此刻,他们哭爹喊娘的跪倒在我的面前,其中还有,之前抽打我的几人,以及,那个吐我口水的领头。

    在这个场景出现之前的一刻,公会里的大部分人,都在进行着饕餮盛宴,酒肉不断,笑骂不止,甚至,他们还在商量着一会儿去哪家夜店里找娘们玩玩。

    不过之前的种种嚣张,也只停留在我挥刀砍死一大半成员的时候。

    我略微计算了一下,从进门开始,算上刚刚砍死的最后一个人,没有一个,能够扛得住我第二刀。

    当然,是在我用上战技之后。

    “你们的主子是谁?”

    我微笑着,用刀尖挑起最前面一人的下巴,冷冷问。

    那人战战兢兢,浑身抖如筛糠,冷汗直流,他面如死灰,双唇不断打颤,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说出几个字:“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啊”我点了点头:“那你可以死了?!?br />
    说着,挥刀,将那个人的身体斩断。

    悄无声息的,那人就变成了两截,如同之前死去的其他人一样,两截的身体不停地在地面扭曲,挣扎,鲜血喷溅了一地,没过多大会儿,他就挂掉了。

    接着,我又用刀尖挑起第二个人。

    “该你了”我微笑着道:“告诉你,你的主子是谁?”

    这人浑身抖得厉害,头也不敢抬,话也不敢说,就这样僵持了两分多钟,我微微摇头,略带遗憾道:“可惜啊,你的时间过去了,死吧?!?br />
    说着,刀尖一挑,将他的喉管割断,瞬间,喷溅出的鲜血迸溅了我一身。

    那个人没有立刻死,而是喉管里不断出咯咯咯的轻响,浑身痉挛,扭曲,好一会儿,也挂掉了。

    “下一个?!?br />
    我又将刀尖挑向第三个人的下巴。

    还不等我问,他就哭了,一边哭,一边求饶:“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回答我的问题”我冷冷道:“你们的主子是谁?”

    “这个......”

    他顿了一下,目光游离,眼神不定。

    我则面带微笑的注视着他,不是在期待他的答复,而是想要看看他还能变换多少种表情。

    突然,他将背在身后的手,能的抽出,手心里,握着一把巴掌长的短,他大喝一声:“你他妈去死吧!”

    随着声音的停止,他的那条手臂也跟着飞了起来,好像一条被丢出的破麻袋,在空中打了一个转儿,接着啪嗒一声,落在了冰冷的地上。

    手还在紧紧握着,短还在绽放着寒光,手腕处,还在一下一下的弯曲着,抽动着,好像仍在不甘的砍刺着某个无形中的人物。

    呆了数秒,那人防才觉自己的手臂没了,随后,撕心裂肺的惨嚎声响起,好像杀猪一般。

【㈢㈢】`小`说`网 м.3\3\x\s.c/óм手机阅读ろろ小說
754| 840| 95| 200| 375| 581| 621| 867| 897| 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