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福彩快乐12 > 历史小说 > 盛世大明 > 第531章 北京保卫战(九)
    对也先,以及一众发起冲锋的蒙人骑兵来说,这一回的大起大落来得实在太快,太过突然,只转眼工夫,破城的狂喜就换成了眼看着数千族人被明军骑兵疯狂屠杀的惨烈景象!



    看着这一幕,所有蒙人骑兵都红了眼,狂吼着,拼命鞭策着胯下战马,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德胜门冲杀过去,他们想要救人,他们更想要杀人。他们要用手中的利刃告诉对面的明国骑兵,论马上作战,自己将远远胜过他们。



    奔在队伍前方的也先此时也是双目发赤,但在愤怒之余,他心里却再次生出了一丝警惕,难道明国守军只是用了这么一招,就没有更狠辣的阴谋了么?这种警觉性是他多少次沙场舔血才培养出来的,曾多次助他从绝地翻身,所以当这感觉一起,他便下意识地放缓了马速。



    只可惜,此时的也先无法再号令大军和自己一样降速,因为此时所有人都跑发了性,压根不可能在此情况下把速度减下来。而且,前方那些正惨遭屠杀的族人也正等着他们赶去相救呢,又岂能有所耽搁?



    前方,本就已经彻底崩溃的这些蒙人在看到自家主将孛罗也被石彪轻松砍成两截之后,是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唯一能做的只有撒丫子朝着己方大军的方向跑去,期望能被自己人接应到。



    可是这平日里片刻便能一冲而过的三五里距离,此刻却如天堑一般的遥远,人不断倒下,但援军却还在前方。直到这上万人马几乎被明军骑兵如宰杀牛羊般屠戮干净,蒙人骑兵才堪堪跑到了近前。



    顿时间,怒吼声更是响成了一片,蒙人骑兵当即抬手就放出了早已搭上了弓弦的利箭,而后再把弓一抛,便亮出弯刀,再度催马朝着眼前的敌人掩杀过去,他们誓要杀光眼前的所有明人,为自己的族人报仇雪恨,为此,他们甚至都不惜违背了自己一贯以来的作战方略与习惯。



    一般蒙人骑兵与敌接战,开局往往是以骑射袭扰,在把敌人的锐气消磨殆尽,又对其造成相当的伤亡后,才会通过冲锋、切割、分散、包围等种种战术来蚕食消灭掉相当数量的敌人。



    可是今日,在看到这许多的族人被杀后,他们早就顾不上讲什么战术了,只想着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杀敌报仇。于是弓箭只用了一次,便火速扑敌,试图与之正面交锋。



    在城门前,石亨带了自己的亲兵队伍站在当场,在看到如此战果之后,脸上也现出了狂喜之色。这一次,自己亲自操练和指挥的骑兵杀敌无数,事后论功行赏起来,自己的功劳一定极大,不但可把之前的罪过抵消,还可因此加官进爵!



    不过,他并没有被眼前的胜势所蒙蔽了心智,之前已在蒙人手中吃够了苦头的他当然知道他们骑兵的厉害。而且,早前的布置才刚进行了一半,接下来才是破敌的关键所在。所以在看到两军即将对冲的时候,他立刻下令:“吹号!”



    “呜……呜呜……”一长两短的号角声随即嘹亮响起,传到了前方。



    此时,明军前队正迎面撞上了蒙人的一阵箭雨,他们赶紧就勒马闪躲招架??伤堑钠锸踔站坑行┎蛔?,不少人因此中箭落马。而后方的其他人,在听到了背后的号角声后,当即一抖缰绳,控着战马突然就是一个急转,呼啦一下就朝着左右两侧让去。



    看到明军骑兵突然散开,不少蒙人都露出了轻鄙之色——就你们这种三脚猫的骑术居然也敢在我们身上用分散包抄的骑兵交战战术?这不是班门弄斧,自讨苦吃么?



    而且,蒙人更清楚一点,自己此番冲锋的最终目的可不光是杀敌,还在于趁着北京城门被轰开的机会杀进去,攻占大明都城。此时他们突然把前路让开,不正好给了自己这个机会么?



    虽然很多蒙人战士心里还想着杀敌报仇,但一些将领族长却已看出了这一点,所以高声呼喊起来,让手下兵马不要急着散开杀敌,径直冲向北京城便可。



    在这些人的强行号令之下,蒙人终究还是没有与散开两侧的明军骑兵多作纠缠,而是以更加决绝和快速的方式直插城门,并且转眼已杀到了德胜门前。



    眼看着那破碎的城门已在眼前,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了凶残的杀意,只要冲进北京,他们必然会大开杀戒。有那么一刻,他们觉着自己已经胜利了。



    可就在这时候,无数的呐喊声再度从城内响起,然后一门门沉重的火炮就突然被无数明军推到了城门口,一字排开!数十门火炮黑洞洞的炮口同时对准了正前冲而来的蒙人骑兵,随着一声冷静的命令:“点火!”数十支火把就猛地放到了后方的引信之上,只数息之后,震天的炮声便响彻了这天地!



    “轰轰轰轰轰……”火炮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一颗颗炮弹带着尖利的呼啸在空中划过一道道诡异的弧线,全部投向了正直冲过来的蒙人骑兵。这些骑兵,就仿佛那扑火的飞蛾一般,直接就撞在了炮弹前进的轨迹之上,然后被打得血肉横飞,大片大片地,齐刷刷地倒在血泊之中,就跟秋收时被收割了个的麦子似的。



    或许一两门火炮无法对集群冲锋的蒙人骑兵造成什么重大影响,可当这火炮的数量突然猛增到数十门,且是同时对准了敌人冲锋的路线一起猛轰时,其杀伤力就着实有些骇人了。



    在无遮无拦的平原之上,冲发了性的马匹根本连闪躲都做不出来,只能硬吃炮弹的冲击,最终连人带马被彻底轰碎!



    这一阵炮击,是彻底把蒙人给打蒙了,打傻了,也给打崩溃了。即便是处于队伍后半段的蒙人骑兵,此时也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们的战马也早被这震天的炮声吓得魂不附体,有的直接跪倒,有的四处乱蹿乱蹦,从而把马上的骑士也给颠了下来……



    就是也先,也差点摔下马来,得亏身边亲兵?;?,才没有出什么岔子,但他的脸色已彻底变得苍白,因为他知道,这一回,自己是彻底的栽了,以如今接连受到严重打击和伤亡的军队士气,恐怕是很难再与明军作正面周旋和抗衡了。



    而就在这时,刚才散于两翼的明军骑兵已在声声叱喝间再次转马兜了回来,挥舞着手中兵器,恶狠狠地扑向了这群被火炮打傻了的蒙人,就如猛兽扑向被吓到的牛羊一般。



    此时,战斗虽然还未结束,但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这一点,站在德胜门前指挥着一切的石亨是最有感触的,他相信,蒙人即将溃败,这一场围绕北京的攻防大战也就在今日分出胜负。



    在得意之余,他又不觉回头看了一眼此刻依然安静的北京城,心中不觉生出几许敬畏之意来,因为这一切,都是在于谦的布置和授意之下才得到完美实施的,他自己只是一个执行者罢了——



    @@@@@



    “石将军,以你之经验,觉着鞑子这次会把主要兵力投在哪一处城门?”两日之前,于谦站在北京城俯瞰图前问着石亨。



    石亨在好一番思忖之后,才拿手一点位于北边的德胜门:“应该是这儿了。此门正对着鞑子大营,他们若是铁了心要强攻,此门乃是最容易定下的目标?!?/p>

    “石将军说的是,本官也是这么想的?!庇谇阃繁硎救峡桑骸八晕颐且肫频?,也该选在此地。若我所料不差,近几日里的某次夜袭时,鞑子便会倾全力攻城了,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计就计。到时候,石将军可率你所部骑兵埋伏在城门之内,一旦城破,或是敌人之势稍缓,你便可率骑兵攻之。想来以骑兵对鞑子的步卒,我们总是能占着上风的?!?/p>

    虽然不明白于谦为何会有此判断,但亟需立功的石亨还是立刻就接下了这一命令。而后,于谦又叮嘱道:“不过我们想要破此强敌,只靠你这一路奇兵是远远不够,必须另备真正的杀手锏?!?/p>

    “大人你指的是……”石亨有些不解地道。



    “善思曾说过,火器或是最能克制鞑子骑兵的利器,这一点我也深信不疑。所以这一回,我们要把城内可用的火炮都集中起来,给鞑子一个大大的惊喜。不过在此之前,却还得先保证你这一支兵马不受牵连……”



    于谦既然拿了主意,石亨这个戴罪立功的将领当然只得领命,并随后定下了以号声下令让骑兵分散两边,让出火炮攻击敌人正面的策略来。



    而这一策略,从最后的结果来看,显然是极其成功的。此时的蒙人已崩溃,完全失去了抵抗的勇气。面对重新掉头杀来的大明骑兵,他们能做的,只剩下扭头逃命。



    还是那一句话,蒙人也是人,当他们的军心崩溃之后,也跟汉人军队一样,会彻底失去抵抗之心,从而成为一群待宰的羔羊……



    

963| 159| 20| 451| 783| 765| 94| 139| 917| 333|